教育新闻

城市中产的二胎生育账 一年俩娃“估计要六七万”

  父母成 “老漂”

  1984年出生的徐灵在25岁那年去了北京。

  在北京,她开过美容店,做过服装生意,也做过微商……她跟别人一起合租,住狭小的房间,每天早起晚睡。虽然生意比老家县城好做,但始终觉得漂泊不定。

  2011年6月,她在老家生下了女儿。每个晚上,她要起来挤奶三四次,女儿还会醒几次,让她整晚都睡不着。“我不知道生小孩这么的辛苦,比我在北京(打拼)还辛苦。”大半年的时间,她患了轻度抑郁症。

  女儿八个月后,她把女儿留在老家由婆婆带,自己和丈夫回北京做生意,抑郁症状才慢慢好转。

  她说,女儿出生前,她一直以为自己会生两个小孩。没想到,女儿出生后,她会把女儿交给家里的老人带。

  2013年,她决定转战河北雄安做生意。她和丈夫到雄安白沟箱包城租了一个两层楼——两百多平米的门面,开了一家奢侈品管理护理店。“租期十年,房租一年八万多元,十年内涨幅不超过5%。”

  2017年4月1日,雄安成立经济开发区新区,之后工厂陆续撤离,配套设施不断完善,房价、房租也上涨了不少。

  女儿四岁的时候,徐灵把女儿和婆婆一起接到北京,让婆婆在北京接送女儿上幼儿园。

  但她工作很忙,每天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,她必须在店里。另外,她想把业务扩大,准备做一些皮具、衣服等的护理,几乎没有时间照顾女儿。

  一年前,女儿跟婆婆回了老家,进了老家县城一所最好的小学。“可能比不上这边的学校,但是有什么办法呢?”徐灵无奈。

  2月28日,北京至雄安城际铁路正式开工,开通后,从北京到雄安新区仅需30分钟。

  徐灵打算今年年底在雄安买一套房,等这边安定下来后,再把女儿接过来读书。她说,店里收入并不高,一年才几十万元左右,但这种拼搏的人生才是她想要的。

  她逐渐放弃了生二胎的想法。“养两个小孩,要付出一辈子,”她说,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,而且女儿已经大了,再生一个,他们也玩不到一块。

资料图

  资料图

  当赡养和抚养冲突

  张丽说,“如果回头再选择的话,我可能不要(第二个)小孩。”

  五年前,张丽的父亲中风住院。

  张丽是独生女,父亲在医院待了两年,她和丈夫李阳就照顾了整整两年。

  父亲出院后,丈夫李阳跟她提出再要一个孩子,“如果只有一个孩子,以后他照顾老人会比较累,而且小孩也需要有人陪伴。”那时大儿子已经七岁了。

  根据“单独二胎”政策,他们其实早就可以生二胎,但张丽并不想要二胎,觉得生养小孩太辛苦。“我爸生病后,他每天都说,我拗不过他,就要了第二个孩子。”张丽说。

  2017年,他们第二个孩子出生了,也是儿子。

  张丽是广州人,李阳是温州人,两人都在广州市政府部门上班。

  因为单位工作不忙,一直到快要生产,她才去请的产假。“正常产假,加50天的延迟假期(广东省专门针对育龄夫妇)、剖腹产、高龄产妇的假期,一共是208天,一共差不多是七个月的产假”。七个月之后,张丽向单位申请哺乳假,一直带到小孩一岁。(产假是带薪的,哺乳假是另外的,只有最基本的工资。)

  他们住在广州市一个80平米的老房子,房子利用率高,有三个房间,离张丽父母家近,方便他们照顾生病的父亲。

  老二半岁后,因李阳经常出差,张丽一个人带不住两个小孩,她公婆便从温州老家来广州帮忙带孙子。“我跟先生住一间,老大和老二住一间,爷爷奶奶住一间”。

  张丽的婆婆身体不太好,而且他们都已经七十多岁了,不适应广州的气候和饮食,另外温州老家还有一个九十多岁的老“太太”。张丽说,公公和婆婆放心不下,准备最晚坚持到明年,老二上幼儿园就回老家。

  她觉得,如果一定要生二胎,那也要早一点。“赶早不赶晚,这样两个孩子可以一起长大,趁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年轻,也可以帮忙带一下小孩。”

  周花卷夫妻俩上面有四个老人。

  周花卷父亲退休后,一直照顾爷爷,“两年前,爷爷过世了,他在家里休息”。但父亲身体一直不太好,大小毛病接连不断。女儿出生前,父亲颈椎病做手术,他回天津待了半个月,那时小饼干外公外婆带孩子。

  上海到天津,一千多公里的距离,高铁五六个小时,但周花卷平时很少能回去。

  周花卷辞职前,哥哥主要由外公外婆带,“晚上都是跟我们睡的”。但最近两年,外婆腿脚不好,膝盖的关节炎很厉害,周花卷家又住六楼,没有电梯,每天带孩子上下楼很不方便。

  “哥哥大了后,老人勉强带下去,也跟不上孩子跑,已经力不从心。”他说。

  关于四个老人的养老压力,周花卷说,好在,我们父母是有兄弟姐妹的,他们可以互相帮忙。“趁他们年纪还不算太大,把小孩生了,等再过十年,他们年纪大了,需要我们照顾了,我们的小孩也大了。”

  付出与收获

  虽然没有了自己的时间,但周花卷觉得一切都值得,他希望小孩不再孤独,也不用独自面对四个老人的负担。

  中国人口学会常务副会长、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说,我国家庭规模近几年不断缩小,从1982年的4.43人缩减至2010年的3.10人,独生子女家庭超过1.5亿户,家庭的生育、养老等基本功能有所弱化。许多独生子女面对沉重的养老负担,常感到有心无力、独木难支。

  大部分时间,两个孩子相处得很好,哥哥也会照顾妹妹。哥哥周浩宇是一个遵守规则的小朋友,平时出去玩从不要求买玩具,周花卷甚至觉得儿子“无欲无求”。但其实他有时也会生气,责怪爸妈说他,不说妹妹;抱怨爸妈不喜欢他,喜欢妹妹,甚至有时偷偷地推一下妹妹……

  周花卷有一次发现后,心平气和地问儿子:为什么说你,不说妹妹?儿子回答说:因为妹妹还小,什么都不懂。

  他发现,就算儿子懂,也是有情绪的,需要安慰。他这才体会到儿子对父母的依恋,与他小时候一样。“小孩就是你的一面镜子,跟他们相处时,你会看到自己的很多东西。”

  周花卷从小在爷爷奶奶家长大,到初中后开始寄宿,真正跟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很少,他四五岁的时候,有一次,家里来了人查户口,爸爸把户口本拿出来,对方看了看后问:怎么只有两个人?知道没有自己的户口后,他大哭了起来,说自己要跟爸爸妈妈在一起。

  “我爸爸用一张纸给我画了一张真户口,里面也写了名字,地址……然后剪得整整齐齐,把它装进了户口本里面。”他说,这是他记忆中最温暖的事。

  阳光下,秋风夹带着一丝凉爽,又弥漫着阵阵暖意。周花卷抱着女儿,穿过斑马线,走回了家。

声明: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尽快与上海热线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。联系方式:shzixun@online.sh.cn

本文来源:新浪教育 作者: 责任编辑:李芸

©1996- 上海热线信息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
许可证编号:31220180001 沪ICP备09025212号 沪网文[2017]6486-491号

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